top of page

比特幣研究:尋找中本聰系列【七】——是一個人還是一個團隊

特邀作者:祝維沙,知名華人企業家


7.1 一個人實現的設計和編程


比特幣的代碼最初第一版只有大約16000行代碼,(1)也有說2萬行的。一個優秀的程序員,用C++可以一天完成300-500行完整代碼,大概需要40-60天。從代碼量來看屬於一個人的任務。


拉斯洛(Laszlo)是中本聰早年的代碼貢獻者,人稱“大餅哥”,是2010年5月22日花1萬比特幣買了兩個比薩的人。他認為比特幣是頭腦風暴的產物,他問過中本聰這個問題。


拉斯洛問:“聰,你在這個設計上花了多長時間?它似乎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不是那種沒有經過大量的頭腦風暴和討論就坐下來編碼的程序。大家都自然想程序應該有問題而去尋找漏洞,但它很完整。”


中本聰:“從2007年開始。 在某個時點,我一下確信有一種方法可以做到這一點,而無需任何信任,便不禁一直思考這個問題。 更多的工作是設計而不是編碼。”


“幸運的是,到目前為止,所有提出的問題都是我之前考慮和計劃的。”(2)


注意這里中本聰用的是單數人稱。也就是程序是一個人設計開發的,設計時間多過編碼,也與代碼量吻合。


比特幣開發出來後,中本聰擔當客服,從對話的內容來看就是一個人。這點通過唐喬·卡拉瓦諾夫(Doncho Karaivanov)對中本聰發帖的作息時間也可以證實。(3)在該文章所附的散點圖中可以清楚地表明中本聰的作息時間規律,這是一個全球項目,如果不是一個人,上下班的客服規律會更清晰。圖1清楚地反映了中本聰的作息。


後期的工作量是很大的。2010年7月16日回答了25個帖。從0:44到2:43回答了3個帖,從14:46到22:20回答了22個帖。中間的休息規律始終保持。

圖1 是郵件時間圖


比特幣早期是“空氣”幣,僱人替他發帖就要花錢和中心化系統差不多,在討論大衛喬喬姆的數字現金e-Cash項目時,大衛的項目是中心化的,資金鍊斷了就倒閉了。中本聰作為問題評價過大衛喬姆的項目,說他的項目優點是不會倒閉。僱人不是他的選項,否則也做不到在維基解密事件發生,僅僅19個小時就能乾脆地離開。社區開發都是志願者,回答問題也是志願者。所以中本聰的帖子表現出就是一個人。


編程是一個人,是最合理的解釋,除了上面的客觀證據,早期與中本聰有過郵件接觸的人如馬爾蒂馬爾米(Martti Malmi)等也都認為是一個人。只要認真讀過中本聰在論壇的發帖,不難得出是一個人的結論。但是中本聰是不是就是一個人呢?我們在研究中本聰離開時發現了其他的線索。


7.2一個悲劇的離開方式


7.2.1 維基解密觸發中本聰的從容離開


中本聰消失的原因是維基解密事件。阿桑奇遭到美國的通緝,2010年12月初金融機構萬事達信用卡、Visa信用卡、貝寶(Paypal)切斷了對維基解密的捐贈付款。12月10日《PC World》發表了一篇文章,建議可以用比特幣付款。引起了中本聰的強烈反彈。(4)


中本聰寫道:(5)


“如果在其他場合得到這樣的關注就好了。維基解密捅了馬蜂窩,結果一大群馬蜂朝我們飛來。”


正規金融機構為什麼關斷付款?因為維基解密涉嫌違法。美國政府管不了維基解密可以管住金融機構。同樣的道理,美國政府管不了比特幣網絡,可以管住中本聰。中本聰的過激反應,恰恰說明了他是美國人。“如果在其他場合得到這樣的關注就好了”,這是中本聰的心理活動的表現,2010年5月22日的大餅日,中本聰毫無反應,大餅日是他說的“其它場合”,也就是在正常商業環境的使用,不能涉嫌資助違法項目。他覺得事情鬧大了,中本聰對“自由美元”和“電子黃金”的案例是十分清楚的。他考慮後面的法律問題可能接踵而至,只考慮了19個小時就發表了最後一個帖子。(6)


“在DoS(拒絕服務)方面還有很多工作要做,在掉進更複雜想法的漩渦之前,我先把已做完的部分快速發佈出來,以備不時之需。這就是版本0.3.19。”


注:“以備不時之需”,也就是中本聰實現為拒絕服務攻擊做了預防措施。


“·添加了一些DoS控制。”

“我和加文之前明確說過,本軟件對DoS根本沒有防禦力。這是一個改進,但仍有比我能窮盡的攻擊方式更多的情況。”

“把-有限自由中繼(limitfreerelay)部分留作開關,如果需要可以使用。”


注:以上都是抵抗拒絕服務攻擊所預先做的工作。


“·移除“安全模式”警報。”

“安全模式”警報是0.3.9版溢出錯誤發生後的臨時措施。我們真希望用戶能在運行時加上“-禁用安全模式(disablesafemode)”開關,但為了美觀還是把它去掉了。本來也沒打算將其作為長期功能。安全模式仍然會在較長的(更大的總PoW)無效區塊鏈出現時被觸發。”

注:這個安全模式可以被觸發,到今天都沒有被觸發,也就是正常的分叉不會觸發。


“新版本下載地址:”

注:發表了最新版本。


兩個帖發出只差19個小時。忙了一整天。首先他做了什麼?


1. 增加程序安全性的預防措施,


2. 去除中本聰本人可以控制的安全警報程序。


他也刪除了自己的版權主張,是當時刪的還是後來刪的就不知道了(注:我沒有找到有關原始資料)。而後通過郵件將比特幣程序的上載權交給了加文安德烈森。第一件事是希望比特幣系統可以安全運行,後面的事是撇清關係,連版權都不要了,比特幣系統與我無關。


這件事發生後,市場有許多推測,大多不靠譜。從事實來看,這是一個突發事件,中本聰所做的事都是為了避免該事件引起對自己不利的後果。即不確定的法律後果。到今天他都不出現,他也許認為今天的法律風險依然存在。中本聰對法律是很敏感的,每個人的法律背景不同受到的傷害不同,他更了解權力的任性,因為他動了政府的奶酪。如果中本聰在中國可能早被抓起來了,至少是限制出境和所有中國區塊鏈大佬一個待遇。他是總頭子待遇應該只高不低。


他的離開會帶來什麼後果?下面是我的分析思考。多少是站在中本聰的角度。


比特幣程序經過多次改進,是可以安全運行的,無論他在與不在,都沒有人能夠關得掉。


抗攻擊能力還不完善,需要有人維護。在這一突發事件後,他將維護權交給了加文安德烈森。


7.2.2中本聰離開符合自然進化規則


未來的前景難預料,好壞都有可能。先分析好的一面。


中本聰的離開,加快了社區的進化,比特幣進化到BIP提案,早期人員持幣多,保證了社區早期進化和成功的可能。


現在看來結果是走向好的一面。比特幣設計的機制起到很好的作用。這是人類從未有過的實驗,結果令人驚喜。人類可以自然進化,地球也是自然進化。自然進化的最初的驅動力是上帝,無論誰都無法挑戰自然進化規律,你的挑戰就是自然進化的一部分。一個人工系統在一定條件下也表現了自然進化的特性,自然進化最大的特徵是無主,這是中本聰思考的哲學高度和消失的原理。


如果比特幣是自然進化,那麼中本聰就是上帝。但是這個上帝和中本聰一樣也是假的。因為人工系統脫離不了人的干擾,BIP的機制設計就如華盛頓先哲們的機制設計。有了好壞的結果選擇,就不完全是自然進化。顯然當前的人類強大到可以影響自然的演進。預知這種演進的後果要有模擬實驗生態,比特幣和區塊鍊是社會學偉大的實驗室。社會學尤其是經濟學漫長的實踐可以由實驗室快速驗證。作為社會學家尤其是經濟學家如果不懂區塊鏈,靠邏輯和實證分析還是前物理學時代的古董。因為物理學靠實驗。Luna(UST)算法穩定幣的快速的失敗,告訴我們一個道理,法幣如果沒有政府背書還不如算法穩定幣。從自然進化的角度,人類社會更像大號的區塊鏈生態。兩者都不是純粹的自然系統,兩者很類似。中本聰的離開盡量模仿了自然進化,黃金符合自然進化規則,法幣符合嗎?所有建立在法幣之上的金融學理論還不如算法穩定幣的算法明確。到了該大修的時候了。


7.2.3一個偉大的金主給中本聰兜底


從中本聰回复帖子的數量和維護系統的精力看,一個人必須在精力的巔峰狀態,已經沒有精力專注另一件事。不考慮收入,他也不融資,去不去歐洲都要設立這個項目,只是費用的大小而已。而後運行挖礦程序,兩年時間比特幣都基本是“空氣幣”階段,直到2011年2月才達到1美元。從2007年開始的開發階段和離開後的日子,他都需要有基本生活費用。如果中本聰是已婚還有孩子了呢?對於一般工薪階層是很艱難的決定。


從開始直到今天中本聰早年賬戶基本沒動,說明他不缺錢。不缺錢就是說背後有金主,或者自己有其他項目賺錢。從回复帖子的頻度來看,同時運行兩個大項目的可行性不大,所以背後有金主的可能性很大。背後的金主和他在做一個大決定,因為一旦有事他的早期賬戶可能都被有關部門監控,每動一個地址賬戶都可能受到審視。從比特幣設計原理看轉一個地址賬戶沒有問題,但是變現成法幣還是可以追踪。在2011年4月26日加文準備參加一個政府部門的情報會議,他給加文的郵件中表達了擔心,認為比特幣早被有關當局盯上了。說明他們對此早就知道,是做了長期的打算的。2010年1萬個比特幣都不值什麼錢,他如何生活?在離開前要想好。


請注意在比特幣論壇中本聰很少用到“我們”來代表自己。在中本聰白皮書中用了15個“我們We”,一些場合的“We”用法可以理解指的是中本聰自己,另一些場合含有復數的意思。


中本聰給維基百科描述比特幣成就的歸屬,論述非常簡潔準確。此人不會貪別人的貢獻,相反是“將榮譽更多地歸功於其他的貢獻者是一個非常好的主意”。中本聰給加文·安德森,2011年4月26日<satoshin@gmx.com>。所以白皮書中的“我們”應該真實存在。我原來猜想這個“我們”是本尊和匿名構成。那麼這種習慣會在比特幣論壇的回復中體現出來。結果在論壇更多的是用“I”,是單數,說明程序是一個人編的。另一個人應該參與了白皮書的創造。他是中本聰後面的神秘人物。此人除了程序上不如中本聰,其他方面不亞於他的學識。而且是他的金主。


從19個小時兩帖的間隔時間看,中本聰做了兩件事:


1. 與他的金主商量,

2. 然後善後。


中本聰打算快速構建已經做好的東西,然後發布新版。沒有再做新東西,說明與金主商量花費了不少時間。這是一個什麼金主引起了我的興趣。


當時的比特幣遠談不上成熟,“還有許多DOS(拒絕服務)工作要做”。如果是一個不相干的純金主,會選擇讓他冒險。而背後的金主選擇保護了他。選擇項目即使失敗也要保護他,所以金主和他不是一般簡單的金錢關係。中本聰消失之後如何生活?其實這種保護一直到了2015年。


除了金主之外,社區的貢獻更為重要。社區是自然進化的工具。


中本聰一個早期地址的幣都不動代表了信仰,中本聰相信自己的製度設計,相信自己的技術設計,相信自然進化,也相信會有出頭的一天。1975年是美國黃金解封的開始,他把生日定在這一年,他期待比特幣如1975年黃金的解禁,黃金的拐點到來迎來新生。生日中隱含的盼望解禁的密碼,再次證明他是美國人。


一項製度的改變都有機緣,中本聰是信奉自然主義的,信奉哈耶克米塞斯,他在等。機緣可以等來也可能創造出來。博弈的結果取決於概率,我們就是要創造大概率事件。條件是具備的。


總結


比特幣是一個人設計編程,背後一個偉大的金主和謀士的鼎力相助,比特幣志願者奉獻和不斷完善,比特幣的壯大是比特幣社區的貢獻。理解程序開發過程是最簡單的,基本沒有爭論。理解產品的思路就是高一個層次的問題,導致分叉就是對產品發展的理解不同,下一節介紹有關問題。


結論:

中本聰:男,時年33-34歲,神童,美國人,住西海岸,是密碼朋克。不缺錢。自由職業者。在過世可能對像中沒有中本聰。他具有卓越的編程能力和產品設計能力以及對社區的理解力。命好,有一個好金主兼謀士。

 

參考文獻


山東大學勞動衛生與環境衛生學碩士

2009年中本聰發布了比特幣的第一版源碼,包括大約16000行代碼,最初的比特幣客戶端只支持有限的操作系統,包括:Windows 2000, Windows NT and Windows XP。


2. BitcoinTalk

Laszlo:How long have you been working on this design Satoshi? It seems very well thought out, not the kind of thing you just sit down and code up without doing a lot of brainstorming and discussion on it first. Everyone has the obvious questions looking for holes in it but it is holding up well

Satoshi:Since 2007. At some point I became convinced there was a way to do this without any trust required at all and couldn't resist to keep thinking about it. Much more of the work was designing than coding.

Fortunately, so far all the issues raised have been things I previously considered and planned for.


3. Satoshi nakamoto lived in london while working on bitcoin heres how we know

Doncho Karaivanov - November 23, 2020, 1:56 PM



5. It would have been nice to get this attention in any other context. WikiLeaks has kicked the hornet's nest, and the swarm is headed towards us.

BitcoinTalk

Re: PC World Article on Bitcoin

2010-12-11 23:39:16 UTC - Original Post - View in Thread


6. BitcoinTalk

Added some DoS limits, removed safe mode (0.3.19)

2010-12-12 18:22:33 UTC - Original Post - View in Thread

There's more work to do on DoS, but I'm doing a quick build of what I have so far in case it's needed, before venturing into more complex ideas. The build for this is version 0.3.19.

- Added some DoS controls

As Gavin and I have said clearly before, the software is not at all resistant to DoS attack. This is one improvement, but there are still more ways to attack than I can count.

I'm leaving the -limitfreerelay part as a switch for now and it's there if you need it.

- Removed "safe mode" alerts

"safe mode" alerts was a temporary measure after the 0.3.9 overflow bug. We can say all we want that users can just run with "-disablesafemode", but it's better just not to have it for the sake of appearances. It was never intended as a long term feature. Safe mode can still be triggered by seeing a longer (greater total PoW) invalid block chain.

Builds:

8 次查看

Yorumlar


Yorumlara kapatıldı.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