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特朗普与拜登竞相"拉拢比特币"!


对加密行业来说,2024 年的美国总统大选俨然成为了完全迥异于 2020、2016 大选的政客秀场——无论是整个大选周期内的议题设置,还是双方总统候选人的公开表态,都史无前例地开始涉及加密货币,且双方候选人甚至在“攀比”自己的开放态度。

5 年前还在任期内的特朗普曾公开表示「并不喜欢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因为它们不是货币,其价值高度波动且没有任何实质基础」,但作为已经连续发行数个 NFT 系列的罕见重磅级政治人物,如今的特朗普确实有资格标榜自己强烈的支持加密货币的立场。


尤其是在选情日渐升温的背景下,特朗普越来越多地将自己定位为一位“加密友好”的候选人,自称是金融科技创新的拥护者,5 月 22 日更开放了加密货币捐赠网站,正式接受加密捐款——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还支持 USDC、SOL、XRP、DOGE、ZRX、SHIB 等加密货币。甚至他还频频公开喊话,以彰显自己对加密货币的包容性:带领「加密货币大军」,「将竞选活动推向 11 月 5 日(大选投票日)的胜利」诸如此类。


两相对比之下,一向以严格监管态度示人的拜登似乎因为顾虑选情因素而明显表态松动,试图争取年轻选民支持——毕竟有色人种群体和年轻人曾是 2020 年拜登获得大选胜利的关键民主党票仓,而他们对加密货币的认可度又在所有世代与族群中最高。


除此之外,美国总统竞选人小罗伯特·肯尼迪(前总统约翰·肯尼迪的侄子)也是加密的坚定支持者,“加密货币是我们摆脱对美联储依赖的出口,这是对抗通胀的最好办法。它剥夺了政府和垄断银行体系的控制权,后者利用印钞将财富向亿万富翁寡头转移,同时使普通美国人陷入贫困。如果你同意 Crypto 等于自由,请帮助我作为总统推进这一愿景。”


总的来看,大选年肯定是一个关键因素,对美国来说,直接或间接持有加密资产的群体已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尤其是民调数据咬得紧,那“关键少数”就是香饽饽,从 FIT21 法案于这个时间节点通过就可见一斑。

无论是特朗普的积极表态,还是拜登的及时转向,本质上都是为了拉拢加密社区的选票,在 2024 年的大背景下更像是一种手段,行政、立法、监管层面的松动,才是接下来更值得关注的重要观察窗口。

5 月 22 日,《21 世纪金融创新和技术法案》(FIT21 法案)以 279 票对 136 票的压倒性优势在众议院通过,该法案建立了数字资产的监管框架,被视为可能是目前对加密行业影响最深远的法案之一。这份法案明确定义了对加密资产进行监管的机构有两个:一个是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另一个是美国证监会(SEC)。


其中如果一个加密资产被定义为商品,则它就归 CFTC 监管;如果它被定义为证券,就归 SEC 监管。而具体判断一个加密资产是商品还是证券则又可以细分为“投资合同(The Howey Test)”、“使用与消费”、“去中心化程度”、“功能与技术特性”、“市场活动”等因素。


这就等于为目前一系列加密项目明确了可比照的监管规则,相比此前被 SEC 大棒四处挥舞的不可知状态前进了一大步——毕竟众所周知,相比于在加密领域执法动作频频的 SEC,CFTC 相对而言属于态度温和。


当然,这个转变的政治味道很重,说白了民主党迫切需要年轻人投票,而如果从竞选角度来看拜登的所作所为,主要的定位就是将自己定位为一个“有远见的八旬老人”。

不管怎么说,行政、立法层面的松动,总会促使监管层面的转向,不论后续实际走向如何,这对加密资产进一步走入主流视野、获得合法合规框架来说都是一个转折点。

Comments


Commenting has been turned off.
bottom of page